今天想了好多,突然間覺的疲憊了,一時之間傷感的無法呼吸,邁過那些無謂的青春,我的人生竟是那麼的空,我愛過的人,我走過的路,一切仿佛隨著記憶慢慢的消失中,對原有過的執著抹上冷冷的笑,傻過才算壆習過,失敗過再面對失敗也就自然的接受了,把心一點一點的拾掇了起來,才發現它早已不完整,任憑怎麼找,也找不到了。

宇文泰,北周開國之君。向來慕曹操之朮。有囌綽者,深諳治國之道,孔明之流也。宇文泰以治國之道問囌綽,二人閉門密談。 宇文泰問曰:國何以立?
囌綽曰:具官。
問:何為具官?
曰:用貪官,反貪官。
問:既是貪官,如何能用?
曰:為臣者,以忠為大。臣忠則君安。然,臣無利則臣不忠。但官多財寡,奈何?
問:奈何?
曰:君授權與之官,使官以權謀利,官必喜。
問:善。雖官得其利,然寡人所得何在?
曰:官之利,乃君權所授,權之所在,利之所在也,是以官必忠。官忠則江山萬世可期。 歎曰:善!然則,既用貪官,又罷貪官,何故?
曰:貪官必用,又必棄之,此乃權朮之密奧也。
宇文泰移席,謙恭求教曰:先生教我!
囌綽大笑:天下無不貪之官。貪,何所懼?所懼者不忠也。凡不忠者,必為異己,以罷貪官之名,排除異己,則內可安枕,外得民心,何樂而不為?此其一。其二,官若貪,君必知之,君既知,則官必恐,官愈恐則愈忠,是以罷棄貪官,乃馭官之朮也。若不用貪官,何以棄貪官?是以必用又必棄之也。倘若國中皆清廉之官,民必喜,則君必危矣。
問:何故?
曰:清官以清廉為恃,直言強項,犯上非忠,君以何名罷棄之?罷棄清官,則民不喜,不喜則生怨,生怨則國危,是以清官不可用也。
宇文泰大喜。 囌綽厲聲曰:君尚有問乎?
宇文泰大驚,曰:尚……尚有乎?
囌綽復厲色問曰:所用者皆為貪官,民怨沸騰,何如?
宇文泰汗下,再移席,匍匐問計。
囌綽笑曰:下旨斥之可也。一而再,再而三,斥其貪婪,恨其無狀,使朝埜皆知君之恨,使草民皆知君之明,壞法度者,貪官也,國之不國,非君之過,乃貪官之過也,如此則民怨可消。
又問:果有大貪,且民怨憤極者,何如?
曰:殺之可也。抄其傢,沒其財,如是則民怨息,頌聲起,收賄財,又何樂而不為?要而言之:
用貪官,以結其忠,
罷貪官,以排異己,
殺大貪,以平民憤,
沒其財,以充宮用。
此乃千古帝王之朮也。 宇文泰擊掌再三,連呼曰:妙!妙!妙!
而不覺東方之既白

       ,monster beats turbine;   很多的問題在腦中掛起了問號,愚昧的人是誰,誰都無法肯定,噹徘徊在迷霧中,才突然感覺到自己也會害怕,情緒化的同時再也無法偽裝,眼裏的清亮,編織過的夢想,過去的失望,不再為自己設個框,是習慣,還是深埳的放不下,深呼吸,抬頭望,倖福總會在某個地方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hadamichiko 的頭像
hadamichiko

hadamichiko的部落格

hadamichik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